TOM首页 > 明星 > 八卦乱弹 > 正文TOM明星star.tom.com

赵雷谈成名:不想穿“防弹衣” 开心做音乐就好

来源:人民网  
时间:2017-02-07 12:59

赵雷谈成名:不想穿“防弹衣” 开心做音乐就好

赵雷谈成名:不想穿“防弹衣” 开心做音乐就好

“在这座阴雨的小城里,走到玉林路的尽头,坐在小酒馆的门口……”一首《成都》日前在朋友圈成为爆款,演唱者正是民谣圈新宠赵雷。上周六,赵雷在《歌手》亮相,以第二名的成绩突围成功。而其数字专辑《无法长大》去年底在网易云音乐首发,24小时销售即超5万张,目前销售金额突破100万元,为独立音乐圈的数字音乐销售市场打了一针强心剂。

日前,赵雷接受晨报访问,表示并不希望被称为独立音乐人的一个新代表。不过,不可否认的是,未来或许将有更多关于城市的情怀歌曲出现,因为这背后不仅仅有全国听众对不同城市的无限向往和情怀共鸣,还暗含着音乐与城市之间的旅游经济逻辑。

出名这事

生活还是像原来一样

赵雷有很多拥趸,巡演票房也非常好,早前在杭州举办演唱会,2500个座位很快就卖光。记者在《歌手》节目采访了三位90后听审,他们勾选的三位歌手中都有赵雷。虽然有传闻赵雷在下一场比赛后名次垫底,但这档节目无疑让更多人认识了赵雷。

有人担心名利上的拥有会让赵雷丧失创作的激情。赵雷坦言,成名的确在经济方面给了他一定的改善,“演出费”比去年是高了一些,至于“出名”,“我不觉得我现在有名了,生活还是像原来一样,骑着小破摩托车到处走,坐公交车去游泳,到超市排队买东西,上公共厕所,没什么不一样。”

有人将赵雷称为独立音乐人的一个新的代表,赵雷认为这“不准确”,“因为这种东西,你要称王称帝,迟早会被取代,压力这么大,每天都要穿着‘防弹衣’。我觉得开心做音乐就好。”

赵雷强调,虽然现在人气不错,但他觉得肯定不能就只有《成都》这一首歌,要持续出很多作品,因此今年他将会花更多时间在创作上。

全新数字专辑《无法长大》共收录了十首歌,所有词曲都由赵雷自己包办。除了提早为歌迷熟知的《成都》《鼓楼》《朵》《无法长大》之外,还有不常露面的新作《窑上路》《阿刁》等。而有音乐人表示,其实赵雷之前的作品,要比《无法长大》这张更好。

作家浦荔子在听完这张专辑后给出了真诚的好评:“我喜欢他(赵雷)歌里各种充斥着生活的家常的声音,家里的旧电视、微信的语音条,甚至有电磁炉的提示声。它们来自真真切切的生活,就像光着脚走在厨房地板上的女友一样安静一样让人安心。”

一位乐迷说:“现在的民谣大多只是唱着青春,唱着爱情,听来听去也无非是些风花雪月、无病呻吟。但赵雷早已跳出这个怪圈,他唱爱情,但他也唱姐姐,唱朋友,唱隔壁邻居,唱外甥女,唱自己住的房子,唱梦想,唱街道,唱城市……赵雷的创作思维已经越来越清晰,真实的取材,丰富的情感,这也许就是他火的原因吧。”

民谣走红

好音乐值得被更多人认识

很多民谣歌手因真人秀平台而走红,如唱《南山南》的马頔、唱《董小姐》的宋冬野,以及这一次的赵雷。

但这个说法并不被圈内人认同。摩登天空CEO沈黎晖在采访中说:“红不红还是看作品本身。有时候真人秀节目也需要从小众音乐里掘金,保持新鲜感。”沈黎晖觉得民谣的走红更多是一种证实,“证实大家需要更加发自内心、真情实感的音乐。我认为好的音乐一定能打动人,现在这个现象可以说是一个很公平的事情。”沈黎晖强调,通过真人秀平台走红,对于这些民谣歌手来说就好似“花边”,“真正音乐人的创作并不会因为一个短暂的关注就能决定什么”。

同样,坊间也有一种声音,比如《南山南》大火,许多民谣爱好者反而怨声载道,曾经安安静静喜欢着马頔的粉丝,觉得自己的领地被侵蚀、感情被辜负了。而《我在人民广场吃炸鸡》原创作者阿肆表示能理解歌迷们的心态,“以前也不希望自己喜欢的歌,有一天大街小巷都在放,好像自己的心事被摊开,全世界都在议论。但其实,好的音乐被推广是好事,好音乐值得被更多人认识。”

歌与城市

城市形象曲目会更多

写《成都》,赵雷的理由很简单,想表达对这座城市的记录和留恋。“对于漂泊在外的人来说,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座‘成都’,它是珍藏在心里的回忆。”而《成都》这首歌还引发了一个有趣的现象:歌词中提及的“玉林路”,突然成为了成都的“热门旅游景点”、歌迷们去成都的必去之地,这首歌一不小心成了城市宣传歌。

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据报道,1985年,无锡旅游部门找到日本ABC 音乐出版商社,并在隔年邀请日本著名诗人中山大三郎来到无锡,创作了一首《无锡旅情》,由日本青年歌手尾形大作演唱。自1987年到1992年,来无锡的日本游客逐年递增,直到今天,日本游客仍占无锡海外游客的首位。还有一首《沈阳啊沈阳》,曲调由朝鲜歌曲改编,曾静、李玲玉、艾敬、朱桦等都曾演唱过,许多终点为沈阳站的火车在快要到沈阳时就开始放这首歌。

越来越多以城市为名的歌曲,正在为城市的旅游业发展释放新的能量,如郝云的《去大理》、宋冬野的《安河桥》、陈绮贞的《九份的咖啡店》等。而其实上海也有很多歌曲值得深挖和推广,如顶楼马戏团《上海童年》、王昊《喜欢上海的理由》以及黑棒的《霞飞路87号》。可以设想,在歌曲与城市的不断融合下,未来旅游发展将出现怎样的新现象,值得期待。

(责任编辑:郭培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