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M首页 > 明星 > 海报剧照 > 正文TOM明星star.tom.com

《我们诞生在中国》北美票房破千万美元 陆川讲述背后故事

来源:人民网  
时间:2017-05-15 14:04

《我们诞生在中国》北美票房破千万美元  陆川讲述背后故事

由陆川导演执导、历时3年摄制的自然电影《我们诞生在中国》于4月21日在北美公映。截至北美时间5月8日,票房已跨越千万美元大关,达到1094万美元。这一票房成绩,不仅超越了该片在中国大陆的票房,而且也位居北美自然类纪录片中影史票房的第8名。

《我们诞生在中国》制作预算仅一千万美金,票房成绩也在慢慢追平第7名张艺谋执导的《十面埋伏》(1100万美元)。《波士顿邮报》、美国ABC电视台等栏目纷纷报道,这也让许多外国观众真正了解到这部带着深厚中国文化积淀、信仰,乃至中国色彩的电影的独特魅力。

在北美的首映场上,文艺片大师伍迪·艾伦看完《我们诞生在中国》兴奋不已,不停地向陆川询问关乎电影的许多细节,对电影背后探讨的人性内涵、镜头拍摄技巧,他也都极为感兴趣。将中国题材电影带出国门,陆川不是第一人,但以合拍片方式,通过纪实拍摄手段,用动物作为影片角色,来讲述中国故事的自然电影,陆川似乎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记者有幸在电影公映前夕,面对面地与这位46岁的中年导演,聊了许多关乎影片拍摄那三年半的故事。

短时间内不想再尝试自然电影

《我们诞生在中国》是通过大熊猫、雪豹、金丝猴、藏羚羊、仙鹤五种动物来讲述一个关乎生命轮回、爱与自然的故事。而对于陆川来讲,刚开始这五种动物的界定,其实他想得更多,“比如东北虎、亚洲象、白鳍豚,我本来是想选择一些濒危的物种,来传递同样的主题,但在与迪斯尼制片方探讨中,这个设想有了一些改变。”

原来在外国人眼中,大熊猫在他们心目中的地位是无可撼动的,它甚至在某个方面成为了一种象征;包括金丝猴所蕴含的深刻内涵。“所以,在既定的五种动物中,我选择了丹顶鹤、藏羚羊、雪豹”,每种动物似乎都代表着中国人身体里的某种基因与血液,甚至成为一种精神。“用这种方式来讲一个中国的故事,将中国的传统文化和中国人的信仰融入到故事剧情中,让外国观众通过这些动物的故事,来更加了解中国,了解中国文化。”这是陆川当时在执导这部电影时的初衷。

从2004年的《可可西里》到2016年的《我们诞生在中国》,陆川一直是在按照自己的想法拍摄不同类型的电影,当被问及何时还会再拍一部自然电影时,他却有些犹豫,并不是怕吃苦,而是他害怕自己身边的人“受伤”。他告诉记者,在拍摄《可可西里》时,108个人的剧组,最后有40多个人都倒下了,有的人患上了肺水肿,有的人终生落下了高原病的病根,当时的陆川,为了拍摄好这部电影也是一把把地掉头发,“这样的事,一辈子干一次就好,我不想为我自己的一个想法,而以牺牲别人的健康为代价。”

十几年过去了,陆川说,自己已慢慢地从那段“恐惧”的拍摄经历中解脱出来,但他不愿重复自己,更不想复制自己,每一次都想做出与众不同的新尝试,“也许,再过几年,我会再来拍一部自然电影,但现在,我不会。”

第90天拍摄到了第一组镜头 摄制组的人都哭了

80分钟的电影,让许多中国观众看后都交口称赞,有的被大熊猫母女的温情故事打动,有的被雪豹母子的生存故事打动,还有的从金丝猴与家庭的关系上,找到了自己成长时的影子。但殊不知,在电影拍摄的三年半时间里,整个剧组曾一度面临拍不下去的窘境,甚至是撤资的危险。“在雪豹的拍摄景地,来自国外的专业摄影师,几十天下来竟没有拍到一个镜头,很多人都开始有些焦虑,不知道这样的情况会持续多久”,作为中方的制片人,陆川似乎也开始有些犹豫,因为“每天的花费真的太高”,拍摄成本的不断增加,成为影片拍摄的最大困难。

不甘放弃的摄影师和陆川,终于在第90天捕捉到了小雪豹的第一组镜头,为了这组来之不易的镜头,摄制组里很多人都哭了。“对于他们来讲,来自雪豹的几个镜头,其实都可以登上社会新闻的头条,而我们这次竟一下子拍到了两只,珍稀程度可想而知。”

280天下来,通过摄影师的不懈努力,摄制组的人完成了雪豹的全部拍摄,在五段动物故事中,雪豹的故事成为人们最动情、最愿意谈论的焦点,也成为最洞彻人心的故事。

不要过多地谈钱 先把故事讲好

陆川将《我们诞生在中国》定义成自然电影,这种电影类型,不仅是在中国,在全世界范围内都属小众,这种类型的电影不仅拍摄难度极高,而且摄制制作成本也相当高。为了使影片的故事更加完整,陆川面对500多个小时的素材,整整在剪辑室里呆了一年。故事结构和电影语言的呈现,陆川考虑了很多种呈现方案,但最终选定了大众熟悉的多线叙事风格。现在回想起那段剪辑室内的日子,陆川苦笑称,差点把自己的眼睛看瞎了,“现在的我可以瞬间分辨出许多动物的微表情,这是个意想不到的收获。”

作为第一次与迪斯尼影业合作拍摄完成的自然电影,陆川坦言感触良多, “迪斯尼自然是一个综合性很强的制作团队,与他们的合作过程中,无论是摄影师,还是制片方,他们从来没有跟我提过票房和资金的问题,尽管我知道,他们的预算也不高,但他们跟我谈的最多的永远是如何讲好故事;而至于商业上的东西,他们总是说,这不是你担心的问题。”

这给了陆川很大的发展空间,让陆川将所有心思都投入到电影本身,如何表达情感,如何讲好故事,如何让观众去接受这样一部特殊类型的电影,也正是这点,让陆川改变了原来对合拍片的一些看法,虽然短期陆川还没有继续拍《我们诞生在中国2》的打算,但他坦言,自己不排除在这一方面的更多尝试。从科幻大片到剧情故事,陆川有许多自己大电影的新计划,但他说,现在要做的就是放慢速度,完善剧本,投入情感,讲好下一个他心中的好故事。

责任编辑:郭培根 TN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