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M首页 > 明星 > 八卦乱弹 > 正文TOM明星star.tom.com

《遗失的世界》:泡沫经济中的日本“罗子君”

来源:信报网  
时间:2017-09-14 09:57

《遗失的世界》:泡沫经济中的日本“罗子君”

电视剧《欢乐颂》《我的前半生》是中国的热播剧,它们对于当下社会生活的反馈和男女关系的探讨使其一经播出便称为文化热点,甚至引发关于“中产阶级焦虑”的社会议题大讨论。经济生活飞速发展的时代里,人们需要重新反思自己的社会定位和人生价值观。比起中国的热播剧,近日引进中国的日本女作家林真理子的《遗失的世界》则满载着日本社会经济转型期的切肤之痛与回望思索。林真理子在书中展现了比中国人更早经历经济腾飞与泡沫经济破灭的日本中产阶级的梦想、痛楚和遗憾。对中国读者来说,她的作品揭开了社会转型期男女关系变化的深层秘密,她的作品也像是预言或规劝,让我们读过之后避免诸多荒唐的人生悲剧。

失婚贵妇瑞枝:独立自主碾压罗子君

写于十年前的《遗失的世界》曾在日本发行量过千万的《读卖新闻》上进行连载,在日本读者中引起巨大反响。

《遗失的世界》讲述了一位日本单身妈妈从人生低潮走向成功,在失婚后重获爱情的故事。此书的主人公名叫瑞枝,她38岁,独自带着上小学的女儿生活。她是个离婚女人。她的前夫郡司曾是日本90年代著名的建筑师,在东京这座奢华的城市里,他设计的大厦彰显着日本经济腾飞时的不可一世。君司也曾是个不可一世的男人。他在已婚时爱上瑞枝,为瑞枝和前妻离了婚。他让瑞枝随他过了五年锦衣玉食的生活,而后他又爱上别人了,他再次火速离了婚,并且拖欠着妻女的赡养费,消失了。被抛弃的瑞枝带着女儿搬进一座普通的公寓,以编剧为生。

因为电视台要做一部反应泡沫经济破灭后40岁中产阶级焦虑的电视剧,瑞枝决定把自己曾经的生活搬上荧屏。为此她走访前夫的同行、重回她和前夫与中产阶级朋友酒醉金迷的餐厅体验生活,她仔细回味着那段在经济腾飞时的婚姻;她写的电视剧受到了观众认可。

在小说结尾,成功的瑞枝再次见到了前夫。他已在泡沫经济破裂后破产,人生低迷;他找了一个年轻女子再婚生子。前夫郡司的锦绣前程像肥皂泡一样破裂了,而瑞枝则与年轻帅气的演员相爱,重新找到了爱情。

《遗失的世界》中的故事和《我的前半生》中的故事有些相似,它们讲述的都是失婚中产阶级妇女的成功崛起。但比起罗子君,瑞枝一不靠闺蜜,二不靠男人,纯凭自己的本事生活工作。她既不贪恋曾经优越的生活,也不为搬进破旧的小公寓而自卑,甚至对于前夫的人间蒸发她都看得很淡。她一个人辛苦写剧本,工作紧张吃方便面快餐,买廉价商品,但她处之淡然,颇有一副看破红尘的通透。

《遗失的世界》:日本泡沫经济泡沫的风俗画

然而,《遗失的世界》所要讲的并非只是男女关系和失婚妇女的崛起。书中的编剧瑞枝像是日本社会的记录者。她回忆中的奢华生活与她眼前的衰落破败勾勒出一幅耐人寻味的经济发展图景,林真理子也借瑞枝来让读者反思,到底是什么决定了我们的价值观、我们的爱情和婚姻?

林真理子对日本泡沫经济破灭后日本人生活的描写回答了这些问题。

“如今放眼望去只能看到一望无际的灰色和茶色,并无特别之美,这才是真正平凡的东京风景。瑞枝的脑海中突然回响起一个声音。“这四年里东京四分之一的建筑都翻建了,都是奥运会之后才开始的。很厉害吧!”……“应该是结婚以后了,正值临港商业区计划在全国轰轰烈烈地展开,在昔日的仓库街里面相继出现了各种被称作“吧”的店。在阳台上吹着海风品着鸡尾酒,或在东京湾巡游,在当时都是非常流行的。“

“日本将要称为世界上最有钱的繁华国家了,那一夜谁都相信日本已经是了。”

瑞枝对一九九零年生活的回忆则是:“在郡司的朋友们中间,就像曾经的“红茶kinoko”一样,最近蔬菜汁也被狂热地推崇。蔬菜汁由一位非常有名的医学博士发明,用有机方法培育而成的萝卜、萝卜叶子、打算、牛蒡等蔬菜煮制而成。”

“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呢?顶着随笔家、协调专员、企业顾问之类各种奇怪名头的女人们在媒体界肆意跋扈。所谓在海外学习归来的履历,也大都真假难辨。”

林真理子还对日本经济腾飞时中产阶级“买买买”的习气进行了生动描写:瑞枝结婚后,丢掉了全部的平价服装,改穿阿玛尼、范思哲这些名牌;她和其他中产阶级妇女一起购买宝石;她和郡司去意大利旅行,用“买买买”来赢得意大利店员的尊重,她看到,连日本的黄毛小丫头也正在意大利的阿玛尼店里疯狂消费。他们在上流社会的朋友,家里装着水晶灯和昂贵的石材,朋友的三任太太都是演艺界女性:模特、演员和歌手。

林真理子笔下经济腾飞时的日本中产阶级生活,酷似如今中国的中产阶级生活,两国的中产阶级生活习气虽然差了三十年,却格外相似。

泡沫经济牺牲品郡司:放弃出轨不如放弃人生观

但瑞枝的前夫郡司打破了读者对经济腾飞带来的一切幻想。郡司代表着经济腾飞中迷失的人。他崇拜名利,他以自己的能力获得名利,却最终沦陷在财富编制的陷阱中。郡司崇尚名贵的名牌,崇尚昂贵的运动方式和休闲方式。他的婚恋观也非常开放。他在婚后不断出轨泡妞,毫无对家庭的责任感。当瑞枝问他可否放弃出轨、忠于婚姻时,他竟然回答说,那不如让我放弃人生观吧。

郡司是日本经济腾飞时代最具典型的人物形象。他是时代的弄潮儿,名望与财富使他不断自我膨胀,他放弃了一切“传统”的人生观和价值观,以追求漂亮女人和频繁更换配偶情人为自己成功标志。被名利灌醉的郡司是没有真情的。但在小说中,郡司的下场最为凄惨。泡沫经济的破灭使他如梦初醒,他丢盔弃甲,千金散去,孤身一人,只得随便找个姑娘荒度余生。他再见前妻瑞枝时,方才悟出自己丢掉的是珍宝。但人生不可重来,郡司最终成了泡沫经济的牺牲品。

郡司是林真理子的绝妙一笔。这个人物带读者思考,到底是什么决定我们所谓时尚的生活方式和时髦的婚恋观?我们可能什么正确的观念都没有,有的只是在消费时代里的疯狂和迷失。在飞速发展的经济时代里,人可以支配更多的财富,却在一定程度上放弃了人生的决定权,任物欲膨胀,任虚荣心膨胀,任自我放纵。等到经济大潮褪去,郡司之流才会醒悟,原来自己并非是时代的宠儿,而只不过是时代的牺牲品。

林真理子这一部《遗失的世界》,足以警示今日的中国读者,别人走过的弯路,我们不要再走。人做财富的奴隶,终会失去人生。

林真理子:作品销售三千万册的“女渡边淳一”

林真理子是日本当今文坛最有“人气”的女作家,其作品在日本销售三千万册。她以细腻地描写现代人的恋爱心理见长,其作品大多以现代都市女性的情爱为主题,被称为“女渡边淳一”。从她笔下一个个栩栩如生的人物身上,不难窥见时下日本人复杂多变的情感世界。

林真理子生于1954年,大学毕业后,她参加了数次就职考试均遭淘汰,无奈之下只得一边打工,一边从事广告文案的撰写工作。终于有一天,幸运之神眷顾了她,并且在她身上演绎了一出“现代灰姑娘”的故事。后来,林真理子将自己的这段经历写入了自传体小说《对星星许个愿》。

1982年,林真理子以散文集《买个好心情回家》获得了畅销书女王的封号,此后便全心专注于写作。

作为30多年来日本文坛影响最大的作家,林真理子不仅获得过日本最高文学奖直木奖,还自2000年以来就一直担任直木奖评委。她被读者票选为日本“四大天王女作家”之一,几乎横扫日本文坛直木奖、柴田练三郎奖、吉川英治文学奖等全部奖项。她还担当过十余种文学类作品奖的评委,为日本著名周刊《朝日周刊》、《周刊文春》、最有影响的女性时尚杂志《安安》的特约撰稿人。笔耕30余年,发表近140部小说、散文,其中很多作品被拍成电影、电视剧,是日本少有的文坛常青树。

责任编辑:杨思思 TS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