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任天堂难舍难弃的中国野心_TOM明星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任天堂难舍难弃的中国野心
2019-03-28 16:22 北京商报网   

3月21日凌晨,任天堂在美国召开了2019年春季独立游戏直面会,公布了一系列将要登陆NS平台的游戏。值得注意的,这些游戏中的绝大多数都确认会支持中文。而今年1月29日起,任天堂Switch也已开始支持中文系统语言。时隔两年,任天堂此番卷土重来,是否能够抓住中国用户的心?

两年后卷土重来

在此次召开的独立游戏直面会上,任天堂公布了一系列将要登陆NS平台的游戏,几乎每月都有一款新游戏发售,其中包括《茶杯头》《我的朋友佩德罗》《怪奇物语3》“节奏地牢”X“塞尔达传说”《Cadence of Hyrule》等。在目前公开的NS游戏中,已超过160多款游戏宣布支持中文。

早在2017年,任天堂就曾瞄准中国市场,通过其官方 YouTube 频道 CHT Nintendo 发布了一段名为“中华圈用游戏阵容影片 2017”的 Switch 游戏宣传片,同年腾讯《王者荣耀》海外版《Arena of Valor》也登陆 Switch 平台。期间有传闻腾讯将会与任天堂联手,将Switch带入到中国大陆,但随后被腾讯游戏辟谣。

而然,在接连放了几次大招后,任天堂对中国市场的开拓再次陷入沉寂。

时隔两年,任天堂似乎又有了新动作。资深游戏玩家李鹏告诉北京商报记者,此前,因为盗版、政策限制等原因,Switch一直没有推出国行版。另一方面,相比于其他国家,中国的主机玩家规模不大,也导致了任天堂对中国市场的若即若离。“但这几年来也能明显感觉到,大陆市场更受重视了。最直观的就是,以前只有繁体中文,现在简体中文就快出来了。”

面对中国这个潜力无限的市场,任天堂不可能不眼馋。2018年年底,任天堂新任社长古川俊太郎接受了《京都新闻》的采访。他在针对海外市场的开拓时就表示,“不久的将来会在亚洲做一些增长,会在中国市场挑战自我,希望通过最好的方式去开拓中国市场。”单独提起中国,也引发了外界对其在中国布局的猜测。

坎坷的进击之路

在游戏界三巨头中的索尼、微软都把业务拓展到中国大陆的对比下,任天堂的冷淡引起了不少国内玩家的抱怨:任天堂不重视中国市场。那么,事实真是如此吗?

任天堂有苦难言。

作为首家正规进军中国大陆游戏产业的游戏硬件厂商,早在1994年,任天堂Game Boy系列就由香港万信代理在内地发售。

对任天堂来说,25年前的中国市场就颇具潜力。诞生于1983年的FC游戏机(红白机)虽未在大陆正式发售,这股狂潮却席卷了中国。然而没过多久,这些所谓的市场潜力,都随着一个规定而化为乌有。

2000 年,《关于开展电子游戏经营场所专项治理的意见》出台,其中第六条规定:“面向国内的电子游戏设备及其零、附件生产、销售即行停止。……除加工贸易方式外,严格限制以其他贸易方式进口电子游戏设备及其零、附件。”

这条“游戏机禁令”直接把国内游戏机市场带进了寒冬,却没击退任天堂打开中国市场大门的决心。2002年,美籍华裔企业家颜维群与任天堂达成合作,成立了神游(iQue)科技有限公司,代理任天堂在华的所有业务。次年,神游推出了售价仅498元的神游机。可时运不济,当时索尼 PS2、任天堂NGC和微软 Xbox呈三足鼎立之势,其水货早已打入国内市场。最终,针对中国市场的神游机的实际销量仅2万台。

此后推出的小神游GBA、神游DS、神游DSL行货中文版发行量走高,直接将神游公司推向巅峰。好景不长。不久,神游公司就被靠硬件销售为主的经营模式拖垮,任天堂也难以幸免。而2007 年体感游戏机 Wii在中国游戏市场的夭折,直接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不久,颜维群抛售了手里的神游股份,神游公司成为了任天堂的全资子公司,与中国市场渐行渐远。

在麒麟游戏研发中心总经理兼首席技术官朱家亮看来,除了审核和水货泛滥,让任天堂更受冲击的是盗版问题。“盗版便宜很多,一旦被破解,国内用户就回去用盗版。”

2013年,任天堂借助神游公司发布的新一代掌机iQue 3DSXL在兵败水货后,任天堂主机的国行之路彻底终结。与任天堂主机的国行之路一起终结的,还有任天堂其他平台的游戏。2016年任天堂凭借手游《PokmonGo》,又一次创造了全球游戏市场的奇迹,上线初期创造了单日营收1800万美元的记录。而直到3年后的今天,《PokmonGo》都没有正式登陆国服。

腹背受敌求破局

困难再多,也没有一家游戏公司会放弃中国这个规模突破2000亿的庞大市场。

对任天堂而言,更是如此。

3月19日晚,美国互联网科技巨头谷歌宣布,将推出基于云计算的流媒体平台Stadia,并进军体量达1800亿美元的游戏行业。

市场普遍预计,谷歌强大的流媒体业务将使得玩家们能直接在网上流畅地运行游戏。这对以实体游戏机业务为主的任天堂来说,无疑是前所未有的冲击。3月20日,任天堂早盘一度重挫4.5%。截至当日收盘,任天堂股价较其2018年的高点累计下跌了39%。

而在刚刚过去的2月,任天堂还将其截止今年3月份的财年中游戏机的预期销量,从2000万台下调至了1700万台。有分析人士认为,在谷歌宣布推出Stadia后,任天堂的游戏机销量恐怕还要遭受重创。

朱家亮却认为,任天堂股价下跌是投资者的“反应过度”。很多投资者对云游戏的概念都不清楚,更多的只是对谷歌这一科技巨头的敬畏之心。“云游戏太难做了。就算是谷歌,也很难成功。”

对投资者而言,谷歌的参战更大程度上是一个危险信号。长期以来一直由任天堂、索尼和微软三家公司主导的全球游戏领域,很难不因为谷歌这条来势汹汹的新鲨鱼翻起波浪。对任天堂而言,它迫切需要开拓新的市场。拥有4.8亿游戏用户的中国,将会是其又爱又恨的选择。

相较于过去的中国,现在无论是审核还是市场环境都要明朗许多。然而,如今的中国市场被几大互联网巨头控制,移动互联网和移动游戏市场也日益壮大。对于任天堂来说,想要重走“长征路”,进入中国游戏市场,未必会比过去简单。

北京商报记者 卢扬 实习记者 杨海丹

【以上内容转自“北京商报网”,不代表本网站观点。 如需转载请取得北京商报网站许可,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责任编辑: 4007ZG

责任编辑: 4007ZG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