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院线“跑马圈地”后遗症显现_TOM明星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院线“跑马圈地”后遗症显现
2019-03-13 16:52 北京商报网   

为了争夺影迷手中的电影票,近两年院线大佬们选择了一种最简单粗暴的方式“跑马圈地”。然而野蛮生长过后,“跑马圈地”的后遗症也在逐渐显现。2月27日晚间,万达电影、金逸影视、幸福蓝海三大院线股相继发布2018年业绩快报。数据显示,三大院线股在过去一年净利润齐降。一方面是市场竞争加剧,影城单银幕产出下降;另一方面,除一线城市以外,二三线城市市场培育期有所延长,院线普遍面临着供过于求的尴尬境地,在此背景之下,利润增速出现下滑或将在未来一段时间持续困扰着经营者们。

三大院线股净利齐降

曾经为了抢占市场而“跑马圈地”的院线大佬们,随着市场环境的变化,后遗症也逐渐显现。2月27日晚间,万达电影、金逸影视和幸福蓝海三家拥有院线业务的上市公司,相继发布了2018年度业绩快报,报告期内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均出现不同程度的下降。

据公告显示,2018年在这三家公司中,万达电影业绩下降的幅度相对较小,报告期内的营业收入和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141亿元和12.93亿元,其中营业收入继续保持了增长,净利润则同比下降了14.72%。在万达电影之后,则是营收与利润均同比有所下滑的金逸影视,分别实现了20.1亿元营业收入和1.59亿元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较上年同期减少了8.24%和24.64%。

与前两家公司业绩下滑的幅度较小相比,幸福蓝海则出现了亏损。数据显示,报告期内该公司虽然营业收入较上年同期增长近一成,达到16.55亿元,但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则为亏损5.33亿元,同比下滑573.97%。幸福蓝海方面表示,这与公司此前收购的笛女传媒有关。据悉,幸福蓝海近期在督促笛女传媒清理追讨应收款项时,发现对方应收款项有不实现象,当期计提应收款项坏账准备3.87亿元。而幸福蓝海因收购笛女传媒产生的4.82亿元商誉,鉴于笛女传媒经营现状和未来预期,评估机构对其初步进行商誉减值测试,得出笛女传媒商誉涉及的资产组现金流量现值为负数,应全额计提减值。假若不含笛女传媒,幸福蓝海经营性业务实现净利润7834.5万元。

由于连续三家上市公司均在2018年出现业绩下滑,一定程度上也意味着院线股同样未能摆脱影视上市公司集体出现的颓势。但与内容制作公司出现颓势的原因有所不同,院线股之所以出现如今的局面,与前两年的大步扩张密不可分。

野蛮生长单银幕产出下降

近年来,随着国内电影市场票房规模持续扩大,人们的观影需求也正逐步被激发,为了抢占更大的市场以维持自身的竞争力,不少院线大佬们开始新建更多影院,不只是在一二线城市,还有尚处于培育阶段的三四线甚至五线城市。

公开资料显示,2012-2017年,全国影院数量增速均保持在两位数。其中,2012年全国影院数量还仅为3680家,但到2015年就已翻了近一倍,达到6798家。而截至2018年底,据艺恩数据显示,尽管增速相比2017年同比增长18.07%回落了近7%,但全国也累计净新增1121家影城至10463家,同比增长11.12%。此外,一至五线城市的银幕增速分别为19.2%、15.79%、16.75%、13.68%和15.91%。

面对这一趋势,业内在探求电影市场边界的同时,也有所担忧。在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副院长陈少峰看来,影院、银幕数的持续快速增长甚至超过市场需求,影院的盈利水平下滑是必然的,且影院整合潮已经来临,大批影院会面临倒闭或被整合。

如今院线的快速扩张的负面影响已开始显现,即单银幕产出的下降。数据显示,2018年全国单银幕产出92.58万元/块,同比减少6.9%。在各级城市中,只有四线城市的单银幕产出实现增长,但增长幅度仅为0.39%,而其余城市的单银幕产出均出现下滑,尤其是一二线城市,2018年的下滑速度再次加快。

值得注意的是,单银幕产出下降意味着盈利能力的下滑。广发传媒旷实团队在今年1月发布的《2018年院线行业复盘》中指出,由于渠道扩张速度快于需求释放速度,影院的盈利能力不断下滑,各线城市的影院也在加速退出市场:自2016年起影院关停数量显著增加,2016年影院累计关停数量达到218家,2017年为317家,而2018年前三个季度则达到380家,已超2017年全年水平,一至五线城市前三个季度的关停影城占比分别为3.94%、3.79%、4.48%、3.82%和3.95%。

竞争加剧瞄准增量市场

市场的改变无疑已影响到相关从业者,万达电影和金逸影视在公告中阐述到,“全国影城和银幕数量保持较快增长,市场竞争加剧,新开影城市场培育期有所延长,影城单银幕产出下降,这是公司业绩出现下滑的主要原因”。

为了摆脱困局寻求进一步发展,院线从业者也在探索新的业务模式,且由于曾有从业者估算,非票收入相关业务毛利率接近60%,是放映业务15%-17%毛利率的4倍左右,因此非票业务受到越来越多院线从业者的关注,并围绕这一领域强化布局。

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院线在发力非票业务过程中,首先是从丰富卖品做起。与以往电影院提供的卖品仅为饮料、爆米花不同,现阶段不仅食物种类更加丰富,还有不少非食品类卖品。其中在UME电影院,已将休息空间分割出一个相对独立的区域,作为图书销售点。而首都电影院则将正版授权的电影手办、衍生品放置在统一固定区域,吸引不少观影者驻足、消费。此外,大地影院也早在几年前便开始筹划“电影+”战略,打造“电影+创意互联网”、“电影+创意零售”、“电影+创意餐饮”、“电影+创意文化”、“电影+创意互动”等多业态经营,甚至连音乐现场都搬到了电影院里。

在卖品不断丰富的同时,院线也在针对服务进一步优化,不仅引进更多先进放映技术,使得观影体验感逐步升级,也进一步强化会员服务,笼络观影基础。以万达电影为例,该公司曾斥巨资打造了自己的购票App,并大力推广,金逸影视也在2018年新成立了商业零售中心。保利影业公共事业部总监刘建峰认为,会员是影院固定的忠诚客户群体,会员服务需根据市场变化以及用户需求灵活应变、不断更新,坚持会员的核心地位,从而实现业务的稳定性。

北京商报记者 卢扬 郑蕊

【以上内容转自“北京商报网”,不代表本网站观点。 如需转载请取得北京商报网站许可,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责任编辑: 4007ZG

责任编辑: 4007ZG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