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巅峰之后的疯癫,疯魔成活的演员 _TOM明星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巅峰之后的疯癫,疯魔成活的演员
2019-11-19 09:30 久之网   

这一季的《我就是演员》加上了一个后缀,“巅峰对决”。从《演员的诞生》到《我就是演员》再到《我就是演员之巅峰对决》,改变的不只是名字,更是节目逻辑的进阶。节目从为个体演员提供展示的平台,再到展现演员这一群体的素养与价值。到了今年,已经开始探索表演的最高水准,追寻演员的巅峰极致。

这一季的节目,阵容相较于之前全面升级,只有真正的高手才能拿到入场券。然而,伴随着阵容级别到达巅峰,节目也上调了压力值,为演员们烧热一锅沸水。也开始有观众质疑,就因为是顶级演员出演,点评嘉宾在每次表演后,都要陷入一片盛赞,变成夸夸群吗?

重压之下,寻找新巅峰

《我就是演员之巅峰对决》请来了巅峰级别的演员,但是这个巅峰对决,并不是要时刻呈现宗师级别的表演。李冰冰在节目中说,“演员是人,不是机器。”即便是顶尖的演员们,也没有办法时刻保持巅峰的创作状态。节目所希望呈现的不只是演技的巅峰,还有压力的巅峰。演员们在重压之下,在钢丝线上行走,呈现出为戏疯癫的状态。

第一层压力,来源于与时间的赛跑。每一期节目,对于参赛嘉宾而言,是体力与心力的极致挑战。他们需要在规定时间、规定情境中,尽快融入剧情、诠释角色。

最新一期中,张国立和郭涛表演的《父•王》是基于荆轲刺秦的故事,剧本台词量密集,并且含有大量的历史背景知识和古文。他们必须在短时间内先熟练默背台词,才有可能完成更加生动的表演。李宇春与郭晓东搭档演绎《旁观者》。在刚拿到剧本时,李宇春没有办法体味扮演人物的心理状态和层次变化。她需要在短时间内调动自己的情感,寻找到自己和人物的联结,为人物找到心理支撑。最后,她只能使用笨办法,就是让自己一直浸泡在人物状态中,才能完成舞台上心理的外化。

第二层压力,来源于与安全区的对抗。演员们在节目的氛围中,必须走出舒适区,去攀登未知的山峰。佟大为已经是中生代演员的领军者,但是在节目中,他不断地挑战着表演的固定模式。第一期选择出演喜剧《夏洛特烦恼》,虽然结果不如预期,但是他并未后悔,反而谦虚地反观自己表达的欠缺。最新一期由于李冰冰的生病缺席,佟大为只能独挑大梁。他选择了《调音师》这个故事,在舞台之上呈现了一个假盲人,这是有很高难度,并且需要丰富、细腻心理呈现的角色。

马思纯频繁往返于剧组和节目录制现场,作为“体验型”演员的她,需要打破自己的表演习惯,迅速地走进人物、体味人物、演绎人物,走出人物。在如此重压下,新一期中她挑战了从未接触过的谍战类型,在短时间内完成了与角色的融合,呈现了完成度极高的表演。

演员们每一次都面对着被拉下神坛的压力,但是他们并没有退缩,并且视此为另一座巅峰的起点。

第三层压力,来源于和期待的对抗。巅峰对决就一定有着巅峰的期待。观众们期待的是完美的演出,这让演员们时刻像被无数目光追击着,不敢也不能掉以轻心。

李宇春是所有嘉宾中演技资历最浅的一个,但是因为她在表演中天性的释放,让她成为了节目的一大惊喜。在节目中,她用尖锐的力量去应对最大的压强,为了给观众们更多的惊喜,不断地挑战各种角色。《无名之辈》展现了愤怒与无奈,《中国女排》扮演了有着炙热梦想却抱憾离开的盲女,再到挑战与自己形象相距千里的四川村妇李小妹。但是,每一期她用表演惊艳了观众后,就会增加期待值,大家的评判标准也会变得更加严苛。同时压力就上升了一个档次。

在节目的强烈压强和外部的期待压力中,演员必须不断地自我突破,让竞演结果很难被预测。第一期上演了震撼全场的《阁楼》的李冰冰,第二期就受困于《冬之光》不适合在舞台表达的短板,因为忙乱地换装影响到了表演的专注。但正是这些“险胜”和“惜败”的结果,造就了节目的悬念。在这个节目中,没有人可以一目了然地碾压,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场竞演又会带来怎样的反转。

是无脑夸夸,还是正向激励?

当观众隔着屏幕,直接看到一部影视成品的时候,不了解演员背后的呈现过程,只看到表演的结果,便可以很轻易地指出缺点。但即便犀利如史航,也直言,当你知道演员们有多辛苦,前一天还在熬夜排练,就很难毫无顾忌地批判了。

《我就是演员之巅峰对决》中,所有嘉宾的一致特点是敬业、严谨和认真。从态度而言,都是全情投入和全力以赴。尤其是面对压力的巅峰,更能显现出他们的执着打磨。现场的导演和点评嘉宾们变成夸夸群,并不是无脑地夸赞,而是对于演员的敬业精神的肯定。

史航表示,“都是经验丰富的演员,就需要更加尊重他们。但是尊重并不意味着爱护。”节目进行到第四期,这些演员们已经完成了基本的心理建设。他们来到这个舞台,并不是为了享受荣耀,而是希望通过舞台激发演技的潜能,发掘曾经忽视的东西。作为点评嘉宾,开始更加激烈地与演员过招,用直击痛点的方式,成就演员。

在节目中有着深度的专业探讨。尤其是李诚儒,在节目中诚恳而又强烈地表达着自己的观点。张国立在《父•王》的结尾,与文淇一道念出史书对于吕不韦一死之事的记载。李诚儒质疑这一段设计,认为两个人没有办法念的如此准。张国立解释了设计的初衷,是为了呈现出影视的叠化效果。当演技水准到达了一定的高度,评判就不能单纯地以好坏来定义,更多时候变成了艺术观念的碰撞。没有对错,只是解读角度的不同。

即便是不成功的作品,也不会是全盘皆错。演员们在其中都有着自我的突破和努力,或多或少地展现出专业的闪光点。点评嘉宾们的“夸夸”是在打捞这些闪光点,让他们不至于被其他方面的失败埋没。

同时,在筹备过程中,几乎每一个演员都和导演、编剧,针对剧目的呈现有着激烈的探讨,甚至争执。他们深度参与到表演的各个细节中,张国立干起了置景的活,每一次剧目都亲力亲为地不断调整着舞台美术,希望给予剧作最佳的发挥空间。李冰冰身体不适,却坚持排练到凌晨,到达医院后才发现病情严重。即便如此,每一期的表演结束,他们都或多或少地表露出依然能够继续打磨到更好的遗憾。

对决亦是成全,高手过招才有巅峰之作

节目并没有固定嘉宾搭配,而是在每一期节目中,随机排列嘉宾组合,激发出了多元化的戏剧可能。张国立和李冰冰一起,就是在抗日时期,以一己之力在国破家亡处境下保全同胞的夫妻。和马思纯搭配,是患有老年痴呆,却等待着解开与养女心结的父亲,这段作品和他的精湛演技更是得到《人民日报》的发文肯定。和李宇春一起,演绎了不打不相识的村长与李小妹。再到与郭涛的男男合作,饰演两个在政治旋涡中,极力保全骨肉至亲的父亲。

高手过招,不为争高下,而是棋逢对手的彼此成全。因为搭档的投入,也激发出自己的更多可能。马思纯和秦昊第一次合作是文艺题材的《半生缘》,第二次合作则都突破了自我熟悉的类型,扮演了一对情报界假夫妻。他们在打磨与碰撞中,形成了彼此激发、彼此信赖的默契,成就了自我的巅峰状态、成就了对方的巅峰状态,也成就了最终演出的精品。

好马配好鞍,节目通过自我革新,也在为演员攀登巅峰助力。李少红、陆川、许鞍华、关锦鹏、高希希,这些顶级导演的加入,还有一流的编剧、舞美等,组成高水平的团队,让演员们的演技有被滋养的环境保障。同时,高层次的配置,也让演员们有了压力和动力,激发他们突破极限,回馈舞台。

节目既观巅峰,也望远方。通过建立实力派演员和新人的沟通渠道,搭建出健康的成长机制,不止为展现此刻的巅峰,也是为造就未来可期的巅峰做铺垫。在这个节目中,具有流量的新人甘愿处于绿叶的位置。甚至,孟美岐在《冬之光》中,只扮演了一个剪影。他们都抱着谦卑之心,希望在观看巅峰对决时能够耳濡目染到演技之道。同时,实力派演员们,丝毫不吝啬对于演技新人的指导和夸赞。甚至老演员们会逐字逐句地帮助学徒们寻找台词的状态。

巅峰之上,是高处不胜寒,但惟有巅峰对决,方能彰显出酣畅淋漓的演技魅力。《我就是演员之巅峰对决》从前两季的将表演带入大众视野,再到强调演员的专业价值,这一季,是带领观众走上巅峰去观看最顶尖处的震撼。同样,节目中展现出的作品、演员的状态、演员的成功与遗憾,都能够为中国的表演群体、乃至影视业带来更多的经验和触动。

 

责任编辑: 4041WCHEN

责任编辑: 4041WCHEN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