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没有院线片的日子 自媒体从业者们何去何从_TOM明星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没有院线片的日子 自媒体从业者们何去何从
2020-05-22 15:26 电影界   

变现的商业模式主要还是集中在电影推广,以及策划观影团。当然,少数头部自媒体号,已经逐渐向电商跨界。

4月27日是影院关闭的第95天,对于不少自媒体人而言,这些日子是危机,更是挑战。

众所周知,在这个人人都能做自媒体的时代,大家都在追求内容变现。尤其是在电影类中,变现的商业模式主要还是集中在电影推广,以及策划观影团。当然,少数头部自媒体号,已经逐渐向电商跨界。

但是,随着影院的关闭,多数电影类的公号收入来源锐减,甚至有几家已经运转得非常成熟的自媒体团队,在此期间解散了原本负责观影团的部分员工。

如今,这些电影类的自媒体又在忙什么呢?我们找到了其中的三位(运营公众号多年的影志、刚起步成为自媒体人的二十二岛主以及为某公众号全职写稿的小区),聊了聊在这3个月里,他们都在忙些什么。

影志,公众号“不散”创始人

我们约到影志的时间,刚好卡在了他外出谈合作的时候,整体时间显得格外仓促。

他已经运营公众号“不散”4年有余。自从2018年年底离职之后,他终于下定决心将公众号完全规范化、公司化运营。电影推广、全国观影团……所有项目都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忙碌的时候,一周可以做3期观影团。

近期,他的生活节奏也就此慢了下来,以前可能一睁眼就要计划各种事情,但现在可以花费更多的时间在自己的生活上,打游戏和养狗成了他如今的主要关键词。

当然,对于公众号的内容选题也变得更加严格。他们过去一直都是保持日更,但如今的更新频率变慢了,不会再像过去那样,任务似的进行内容发布。

运营出身的影志明白,越是到了这种时刻,大众对内容的要求也越高,不如就索性放慢步伐,把更多气力花在成稿质量上。

如今,他们抱以“宁缺毋滥”的心态定选题,每次都会考虑一下,“这个选题真的是大家都想看的吗?”只有当每个编辑都想看时,才会最终决定要做这个内容。

近2个月里,他唯一的新尝试就是为了推广《重生》而做的直播。一边直播,一边和网友刷剧,把往日的不散观影团“云端化”,不过,这种“云观影”确实要比往日线下观影团更“累”。至于如今最火的视频内容,影志也想过,但坦言,“还没有勇气去尝试”。

在影志看来,现在说什么都为时过早了。面对当下的困境,他和团队的其他人都进行了一定程度的降薪,毕竟在这段时间里都需要“开源节流,如果源没了,流也没法节了。”

如果这种情况再继续持续下去的话,影志之后也会开发一下其他的可能性。不过,近期慢慢变忙碌起来,他时不时会外出谈合作,虽然很多项目都还处于商谈阶段,但对他而言,这些机会都得牢牢把握。

二十二岛主,公众号“电影岛赏”创始人

2019年底,二十二岛主下定决心,辞去当时比较稳定的工作,投入到了全职的自媒体运营工作中。因为此前有在头部媒体工作的经验,也是豆瓣上的活跃分子,他原本在网上的朋友和粉丝们对他的“下海”都表示期待。

准备策划、约稿、商务推广……在疫情发生前,公众号所有的事情都有条不紊地进行着,一切都在慢慢走上正轨。年初,他还以自媒体的身份,申请了第70届柏林国际电影节的媒体证,期间除了保证日常公号里的文字影评、见闻,他还邀请了一名摄像师,以Vlog的形式,带着影迷以视频形式与“金熊”近距离接触了一番。

从春节档影片的撤档开始,岛主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他也没想到,这段“蛰伏期”竟会如此漫长。

他现在的公号依然尽可能保证内容日更,只是选题越来越多向网剧和综艺倾斜,他也只能无奈地自我调侃,“从电影博主成为了娱乐博主”。

岛主告诉我们,这段时间里,他虽然不再跑电影院、参加活动,但却因为投入了更多的精力在公号运营上——观察其他博主的内容,策划新的方案,整个人变得更加焦虑。

直播,是岛主近期做过最突破自我的挑战。

“现在周边很多人也陆续在做直播,我也就试试看。”至今为止,他做了两次直播,“每次要独自对着镜头聊近2小时,真的特别累。”在第二次直播的时候,他主动联系了某个熟识的电影周边的厂牌,学着大博主们“带货”。虽然第一次“跨界”并没有那么顺利,但他后续打算再扩展一下,电影类书籍和蓝光影碟都会逐一安排。

岛主很清楚,电影类博主除非做到头部,否则很难成为“网红”。毕竟网友都是冲着独特内容而关注,所以他开始沉浸下来,慢慢发挥社群功能——他会花很多时间在微信群中,每晚都会在其中一个70余人的群里进行影评写作分享。

在交谈的最后,岛主告诉我们,五一之后,他将开启一档全新视频栏目——面对面采访影评人。目前第一期的策划已经完成,并且找到了制作视频的团队,至于后面能做到什么程度,他也不知道,“都要一点点实验,慢慢积累。”

小区,某电影公众号编辑

小区是2019年正式入职某自媒体的编辑。因为团队只有他一人驻地北京,此前一些影片的重点宣传活动及观影,都是他负责接应。

如今,电影院暂停营业,他的工作并没有减轻,反而变得更为忙碌。

公号日更的频率不变,对选题的要求却愈发严格,如今对小区而言,每天都需要花费大量时间查资料想选题,虽然他最终成型的内容,还是当下热门的迷影内容,但为了出彩,不得不来来回回,自我推翻,“压力真的挺大。”

小区告诉我们,他身边有一个同样从事自媒体工作的朋友,上个月整个团队刚解散。这一事件让他也有了危机感,“已经开始做最坏的决定,说不定哪天就离开北京了。”

在我们的采访中,不少电影自媒体从业者都提到了一点——如今公号整体流量下降,他们反而希望能借此机会,优化自己内容的品质。当然,有的不少人过去曾经多元发展,现在则更静下心来,找准重点发力。

有一个人告诉我们,“其实当时全职做自媒体,不是看见了其中的商业可能性,而是看到自己本身的可能性。过去运营讲究天时地利,那么现在,则更看重人和——自身内容实力以及关注者的打开频率。”

或者这句话,正适合每个自媒体的工作者,是时候发挥自己更大的可能性。

 

责任编辑: 世豪

责任编辑: 世豪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