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金莎:浪潮过后_TOM明星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金莎:浪潮过后

2021-01-14 16:06 ELLE MEN睿士中文网   

2020年夏天,一档综艺节目改变了金莎的命运。在《乘风破浪的姐姐》之后,各种综艺、广告邀约接踵而至,曾经可以花大把时间去法国度假、去韩国进修的金莎,现在一天要赶三四档工作行程。

频繁出现在大众视线中的金莎,也展现出和过去经典形象不同的一面:她开始掀起刘海,梳起高高的马尾,换上利落的皮裙,相较于过去留着齐刘海的那个甜美女孩,有些成熟,有些妩媚。最初一些观众并不买账,认为没有刘海的金莎失去了自己的辨识度,在一群姐姐之间只能通过排除法找到她。可习惯之后,人们发现没有刘海的金莎也挺飒。

金莎没有刻意改变什么,她只是更加不掩饰自我了。

“今年一年的工作超过过去七年”

接受采访这天,双十一的购物大战刚刚开启,曾经的网购达人金莎却忙到没有时间打开电商软件。前一天的一档综艺节目从晚上一直录到第二天早上八点,等到录制结束终于拿到手机,微博上的热搜已经是“依萍如洗”、“尾款人”,“我都忙到和时代脱节了!”金莎感慨。

就在半年前,网购还是金莎的主要生活事项。“我是绝对的购物狂,每天都要收三十几个快递。我印象特别深刻,因为我要推着酒店那种行李小推车下去收快递。没几天家里就能堆上几百个快递。护肤品、美容仪、衣服、鞋子、饰品、小电器,我什么都买。”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只有购物才能给金莎带来快乐、缓解压力。因为除了购物,她“闲得发慌”。

2012年之前,金莎的事业一度进入巅峰期。这一年,她请人帮自己看了一下运势,对方告诉她,“接下来你要走整整七年的衰运,从现在开始,你再也没有以前的那些好机会,你的钱可能赚得比以前还要多,但你将一直消耗你过往的名气,做一些你不喜欢的东西,直到七年衰运走完。我劝你尽量进修你的专业,等到运气再度回来找你,你才能有机会把握住,到时候你会轻松多了,你会做到你想要做的。”

似乎是一语成谶,从这一年开始,金莎发现自己的机会越来少,接到的剧本不再制作精良,商演的舞台也愈发粗糙。尽管有些后知后觉,金莎知道,这不能怪命运,过去两年她确实做了不少可能错误的选择。先是陷入一系列合照门、泼妇门事件消耗了曾经积累的人气,又在2010年和以保护艺人出名的海蝶音乐解约,签了天浩盛世。

一切事件的结果,就是2012年之后金莎逐渐淡出公众视线。

直到2019年年底,金莎参加湖南卫视《天天向上》的录制,在录制结束后收到了参加《乘风破浪的姐姐》的邀约。距离此前的算命,正好过去七年。

在淡出公众视线的这七年中,金莎也并没有单单沉迷于购物。接到的剧本不行,她担心伤害自己的表演风格,那么自己制作音乐总可以吧?没有制作音乐的资金,也没有合作方愿意投资,那么参加商演自己赚钱总可以吧?不是建议“尽量进修你的专业”吗,金沙就飞到韩国学习声乐。

反倒在这段时间,金莎有机会沉淀下来,“斥巨资”精心制作了一系列自己认可并喜爱的音乐。

但她不敢发布新歌。她担心以自己目前的大众认知度,新歌即便发表也得不到充分曝光,只会石沉大海。她只是暗自蓄力,等到机会来得那一天厚积薄发。

《乘风破浪的姐姐》播出之后,她翘首以待的机会似乎终于到来。今年8月,金莎发布了一首重新填词翻唱的《红颜旧》,在各大音乐平台拿到了推荐位置。她百感交集,特地为此发了一条微博,这首歌的链接至今还是她的微博置顶。

金莎没有想到的是,“翻红”之后,她的行程突然被塞满,每天她都要马不停蹄奔赴不同的拍摄场地、录制地点。

“我今年一年的工作,超过过去七年。”金莎掰着指头计算。

忙到失去私人生活的情况之下,金莎没有办法酝酿情绪录制新的单曲,她曾以开玩笑的方式抱怨,“没有爱的感觉,我要怎么唱情歌呢?”

“拍戏还好说,我可以活在人物之中,依照剧本来寻找生活体验。唱歌就难了,最近唱的歌,我不知道别人能否听出来,但我自己知道,我只是在借用情绪。为什么我还不发表自己准备的原创歌曲?我想我多多少少还是要有一些情感的波动,有喜欢的人在心里,才能把它唱好。”

工作之外仅剩的时间,金莎通过刷剧来短暂地逃避现实,或是和朋友打电话倾诉。“我觉得自己女人缘还挺不错的,可能我相对说话直接,一幅缺心眼的样子,所以和女性朋友特别容易彼此依赖。”

对于友情,金莎最看重的特质是“有情有义”:“包括在《乘风破浪的姐姐》这档节目,我会发现女性之间格外珍惜彼此。我的闺蜜们也许性格不同,但身上都有一种侠义精神和江湖习气,大气豪爽,甘于奉献,还都挺贪杯,更聊得来。”

不过和闺蜜在一起虽然开心,遇到感情方面的问题或生活中的不顺,金莎更愿意和男性朋友分享。“静姐(指伊能静)是个例外,她完全是天分型的选手,我真的会虚心向她请教,她的分析也很有逻辑性。”而其他时候,“女孩子很容易替我生气,本来挺小一件事,我们会越聊越生气,最后我气到没法平复。反而问神经大条一点的男生,他觉得这事儿一点也不重要,告诉我他们男性的真实想法,让我大度一点,我就觉得没事儿了。”

“我希望能走出原有的情绪,否则我的倾诉就没有意义。如果我能整理好情绪,那么倾诉也没有必要。”更多时候,金莎还会请教阅历更丰富的长辈,借由他们的经验帮助自己从负面情绪中尽快跳脱,迅速成长。

这种处理问题的方式,非常符合金莎的自我认识:有时候“铁憨憨的”迷糊到底,有时候又十分理性,注重逻辑分析。

这种“分裂”的性格也体现在金莎对待感情的态度上,在爱情中她可以奋不顾身甚至为感情献出生命,在开始一段感情之前她却会理性思考绝不放低任何标准。

金莎的“恨嫁”在圈里圈外人尽皆知。一方面伊能静、张雨绮这些姐妹都张罗着给她介绍对象,朋友们也常互相带上好友一起聚会,“我特别希望身边的朋友交换一下人脉,我就能遇上一些不属于自己圈子的人,获得一些新鲜感”;另一方面金莎又参加了恋爱真人秀《女儿们的恋爱》,在万众瞩目之下开启约会。

在节目正式播出之前,金莎就发微博表示“想体会萧亚轩的快乐”,一时间登上热搜。对于网友的热烈讨论,金莎早有预料,但她却根本不介意:“这就是一个开玩笑的梗,有幽默感的人能理解我,会觉得我挺逗挺有趣,比较保守严谨的人可能看不惯我的做法,感觉这种话自己说说可以,从一位艺人口中说出就不太合适,肯定两种声音都会有,就看网友属于什么性格。我知道会有讨论,但我没想太多,因为想不过来,谁能猜到所有人的想法?”——这又是理性分析加上迷糊到底的结合。

而在节目开播第一期,金莎又一次登上了微博热搜,这次是因为她再次直言不愿降低择偶标准,“降低标准就是否定过去的自己。”对感情的这种固执,让人心疼也让人敬佩。

尽管仍然单身,金莎却能在歌迷和粉丝之间获得安慰。“我经常下到粉丝群,给自己爆个料、打个假、再砸个瓜,”金莎笑嘻嘻地回忆,“其实我挺依赖他们的,在群里和他们互动,我很容易说出真心话。我可以完全放松,放肆地开玩笑,我知道他们也能接受这样的我,而这种轻松的感觉并不是我常有的,我可能依赖这种安全感。”

而这种情感安慰是相互的。去年,金莎的一位歌迷生活遭遇不幸,产生了轻生的念头,在微博上向大家告别。金莎得知之后,马上在这位歌迷的微博下留言,又发送了好几条私信。从其他歌迷处要到她的电话之后,金莎第一反应是借了同事手机直接拨了过去,“我想我的声音她一定能认出来。如果我的安慰有效,那我一定要救下她。”金莎给她打了一个多小时电话,凌晨两点,她终于放弃了寻死的想法。等缓过劲来,金莎觉得自己没有时间多想,“即使她不是我的歌迷,我也会救下她的。并不是因为她是我的歌迷我才救她。”

这时候的金莎,又显露了她身上的侠女气质。

浪潮退去后留下的闪亮珍珠

在《乘风破浪的姐姐》复活赛上,金莎清唱了一小段自己还未正式发表的歌曲《郭襄》。

郭襄是金莎最喜欢的角色,一见杨过误终身,又带着侠气和古风。90年代香港武侠电视剧的气质始终让金莎着迷。她从小就跟着电视剧学唱粤语主题歌。当年的香港女星,林青霞、张曼玉、邱淑贞、张慧敏……个个都是金莎的心头爱。

“我喜欢的都很漂亮,关键是每个人各有一种风情,是真正的性感,她们身上的每个角色都很成立,”金莎列举的时候眼神带着向往,“相比那个年代,现在的大众审美显得更单一,明星的特质也就不会展现得那么强烈。如果观众接受大脸的话,谁不愿意保留自己的美呢?”

金莎刚出道时就带着一张可爱的娃娃脸,但这种脸型在镜头前却并不讨喜。2006年,金莎尝试了瘦脸针,结果脸僵到做不出表情,没办法上镜,整整11个月后才恢复。“我这么爱笑的人,不让我笑真的太难受了,还不如脸大呢!脸大怎么了?我觉得我挺漂亮的啊!”

14年过去,现在的金莎对外貌显得更加坦然:“对长相没有太满意,但是觉得也够用。只要保留我自己的特色,能有很好的状态上镜拍戏,我就挺开心的。”

话虽如此,金莎仍然深切地恐惧衰老。“眼睛的暗淡、皮肤的皱纹都会令我害怕。脸上的曲线改变了一点点、法令纹重了一点点、晒出了一点点斑、有一点点缺水,我就会很哀伤,想方设法通过通过各个仪器调整回来。如果可以,我希望一周七天住在美容院里。”

金莎对于饮食的严格控制也是众所周知。因为在和姐姐们吃饭时掏出了随身携带的电子秤,金莎上了一次微博热搜。在条件允许时,金莎会计算每天摄入的卡路里,规定一天不能超过1000大卡,减肥时甚至减少到900大卡,只有成年女性标准摄入量的一半,而一罐普通可乐的热量就有157卡,所以金莎的正餐毕竟精确到克。

“我是很馋的人,味蕾特别敏感,其实不想委屈自己,但是比起控制饮食,我更讨厌运动。一个汉堡的卡路里我要跑很久才能消耗掉,我还不如少吃一点呢。”

对衰老的恐惧和对状态的苛求,最根本的目的是为了更好地驾驭角色。金莎还在期待着一个好剧本、塑造一个好角色。

“我觉得真正的‘红’,是你不必天天上综艺、赶行程,大家也能记得你,认可你的价值,觉得你是一个时代中闪亮的珍珠——当海潮全部退去,珍珠还会留在沙滩上,在太阳的照射下,散发着闪亮的光芒,”而这样的“红”,需要有立得住脚、经得起考验的作品,“我算是‘翻红’了吗?看行程单好像是这么回事。但其实我还只是一个比较欢迎的艺人而已。”

在金莎看来,留下一个好角色比留下一首好音乐更难能不易。尽管音乐制作的机会也来之不易,但至少精良与否她能够全权掌控;但塑造一个优秀的角色,需要整个剧组的天时地利人和。

她想要摆脱孩子气的形象,尝试更有风情、更具内涵的角色,展现人物的成长性。“其实我们已经和十几岁的样子差很多了,该经历的都经历过,在内心的丰富程度也和少女演员有很大不同。我想,这就是30+的姐姐更具魅力、也更能把握复杂角色的地方吧。”

 

责任编辑: 3976DBC

责任编辑: 3976DBC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