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黄景瑜:走出隧道,新生铠甲_TOM明星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黄景瑜:走出隧道,新生铠甲

2021-03-31 14:54 ELLE MEN睿士中文网   

对于人生,黄景瑜给出这样的形容:人生可能是跟拆盲盒一样,你总能拆到独一无二的那个。“所以我也不能假设未来会发生什么。”

正是那些无法假设的偶然和经历,构成了今天的黄景瑜。运气和机遇的降临并没有让他迷失,他相信凡事都有一体两面,唯有耐得住磨砺,才能找到那个独一无二的路径。

不管外界怎么变化,稳扎稳打是他不变的人生定律,也是性格使然——只要认定和喜欢,他就能坚持做好,全力以赴。比如他热爱了将近七年的巴西柔术,又比如,理解和诠释一种难得的表演。

某些标签总能轻易套用在他的身上:当红小生、实力型男……他时常一转身,打破规则与束缚,拿出让人眼前一亮的成绩。出演过众多型男角色的黄景瑜,认为演员的“型”可以更复杂:除了大众熟悉的A面之外,他还想展示不那么有型的、更具情绪微妙感的B面。

他也相信,经历过戏中角色的人生,一个演员的底色才会渐渐得以丰富。就像他形容从入戏到出戏,像是穿过一个隧道,每每塑造一个新角色,则是从新起点出发。而无论站在什么样的起点上,黄景瑜总是给人一种感觉:他有一种充沛的、崭新的力量。

他的路才刚刚开始。

运气和天赋,

都是一步步被激发出来的

在各种采访中,“运气”总是黄景瑜避不开的话题。

黄景瑜从不否认自己是幸运的人。关于运气,他的看法朴素得超乎想象:平安长大成人,也能算是好运气。那些不完全事发偶然的细节,也能被他归入运气的行列,“有时候在同等环境下受伤,我可能伤得没那么重”。

提起自己的青春期,黄景瑜的语气是放松淡然的,他也甚少详细谈论那些关于吃苦的回忆。相反,他形容自己的成长过程跟大多数人是相似的:“就是一个普通人长大的过程,普通家庭出身,工作上会遇到不顺心的事,还有上当受骗什么的,大家经历过的我也经历过。”

回想自己拍第一部戏时,黄景瑜说,当时不是抱有什么艺术追求,完全是生活所迫。他也从未想过自己能当演员,还分享了一个自己当模特时的试镜经历:试镜时要拍一个自我介绍的视频,对着镜头报出名字、身高体重、兴趣爱好,他总是循例念完台词,内心和表情全是慌张,“试镜考核的人就觉得,这哥们一看镜头就傻住了。”

平面拍摄的经验,让他慢慢克服面对镜头的不适感,然而跟很多有表演经验和有基础的人相比,他依然是一张白纸。后来像他说的运气使然,从此结束了寂寂无名的职业生涯,黄景瑜这个名字也开始进入观众的视野。

那次还没准备好的“走红”,多少让他有点始料不及。他自认是一个没有强烈目标感的人,“就像我从不会预约餐厅,想吃什么就直接过去,没有,那就算了。我是一个从来不做规划的人,小时候就没想过自己要成为什么样的人,要做什么职业,长大后也没有。”

如果对黄景瑜认识不足,很容易被他这种看似佛系的态度所迷惑。他不否认要做成功一件事,天赋和努力都缺一不可,但他解释,自己一开始也不清楚天赋是什么,都是被一步步激发出来的。抛开他是天赋型还是认真型演员的探讨,其实黄景瑜最让人印象深刻,或者驱使他走向成功的,是他身上有一种接近职业运动员的精神:一旦接受任务,必定抓住目标,全力以赴。

跟黄景瑜合作过的导演,包括林超贤、韩寒等等,都赞赏过黄景瑜的可塑性。拍《飞驰人生》时,他掌握了职业赛车手的技能;在《红海行动》中,他又化身操作专业狙击枪的射击手;《破冰行动》里的缉毒警察,导演让他亲自设计动作场面……除了长年运动训练出来的身体素质,还有极致的敬业:为了达到片中的职业要求,他要进行超负荷的体能训练,动作戏的环境一般又累又脏,他也能提前到场,保持待命的状态。

这种从塑造身体记忆开始构建角色的方式,在他看来都谈不上是天赋,顶多是有过足够相信和努力。

演那种一本正经的角色,

我反倒会比较难熬

由于外形和气质出众,型男、精英这种角色经常找上他。对黄景瑜而言,这种尝试也充满了戏剧性:“你想想我演过外星人、赛车手、老板、富二代、总裁、军人,这些都不是我在现实中扮演过的角色。”

是否容易被定型,如何突破瓶颈等疑问,放在他身上也不合适,他只是希望角色能更好玩、更多面一点。黄景瑜告诉过导演,自己可以演那种愣头愣脑、特别土的角色,导演一开始不相信,“后来一试,他们觉得还挺好的”。他透露自己在新剧里就有很多“傻气”的表演。

那有没有非常向往的角色?“不知道为什么,其实我从小就特喜欢保镖这个职业。”这是一个保护者的角色,或许还有些柔情硬汉的色彩:拥有各种技能,在关键时刻为了保护一个人,可以无畏地牺牲自己,这种精神让他觉得很酷。

酷来自人物丰富度,与其他人物情感共鸣,相反,那种装酷的表演会让他感觉特别没劲:“我觉得让我演那种特别一本正经的角色,我反倒觉得比较难熬。”凯文·科斯特纳和惠特尼·休斯顿主演的经典电影《保镖》就曾打动过黄景瑜,“当两个人在某个瞬间,有一个回眸对视的时刻,或者两个人在封闭空间里,产生了尴尬又微妙的情绪,我觉得这种剧情呈现,这种表演是非常难得的”。

他理解这样的剧本可遇不可求。无论是电影还是电视剧,他的第一标准永远是好剧本。好的标准是自己喜欢,后续才是种种对自我的考量:你跟那个“好”有多契合,你对那个剧本的理解,以及是否有信心去诠释等等。

新拍的电视剧剧本,就是属于他的理想剧本:时间跨度长,贯穿中国四十多年的强军史,黄景瑜觉得,在快节奏影视剧流行的当下,这部剧很难得地展示出一种历史感和时间感。他也在剧里再度饰演军人,一个令人期待的新形象。

跟黄景瑜聊起拍戏的过程中,能感觉到他不仅仅作为一名演员在分析自我,还会站在影视人的角度,分析这个行业的种种对演员的影响。

比如现在他对于电视剧和电影有了不一样的认识。“开始可能觉得电影好像高级,很厉害,但是不是电视剧质量就一定比较粗糙,或者不如电影?后来慢慢觉得,两者没什么可比性。”

当谈到在演技上有没有追逐的目标和对象时,“没有,因为我还没找到一个跟我很像的人”,黄景瑜坦言,他觉得每个演员塑造出来的人物都是独一无二的。他在片场看到过一些刚入行的演员,在导演手把手教戏之后反而陷入了自我怀疑,不知道怎么继续演了。他现在拍戏,也很警惕别人给他规划过多的细节。“如果你要塑造一个人物,就别听别人给你讲太多细节,导演可以给你一个大方向,告诉你人物的轮廓,但是该怎么哭怎么笑,你得自己琢磨。”

戏播出之后,质疑和赞美的声音总会层出不穷,对此他的反应笃定:“一个角色完成得好还是不好,在别人评价之前你自己会有感觉,你自己会有一个心理预期。”反倒看到幕后人员的心血被浪费,容易让他产生心理落差。比如经历各种审查,花费一个星期拍了一分多钟的高难度戏份全被剪掉了;故事线剪乱了,跟拍摄时的设计截然不同……面对种种不能控制的结果,他依然相信着努力和选择的价值:“你把时间花在哪里,时间就会给你相应的回报。”

我没有困惑,

我每天都在练习就好了

在工作现场,黄景瑜总是看上去活力充沛,虽然是个不轻易表露自己疲惫的人,“但我现在,真的太期待那种一倒头就睡着的感觉。”他笑着回答。

抽离角色,离开工作,演员的情绪就像吸饱水又被迅速风干的海绵,这是很多演员必经的过渡期。黄景瑜说,这种感觉通常发生在某段杀青后不用工作的时间,类似于倒时差,不好受,也很微妙。他时不时会失眠,陷入无所事事的恐惧和迷茫,这个声称从不提前做计划的大男孩,在那个时刻会想到父母,思考人生和活着的意义。

他形容脱离角色和出戏的过程,就像是走出一个长长的隧道。“它不像你进出一扇门,它更像过一个隧道,你要从里面走出来,这是一个慢慢变化的过程。”正是那种经过隧道的体验,让一个演员有一次次新的蜕变。

也正是那些角色,赋予了人生不同维度的想象力:他觉得自己虽然演了别人的人生,和角色度过了几个月,但演员只是演了他人生中的一两个面相。而无论面对的是角色还是自己,每一个人生都是不可复制:“剧本没写到,别人也不知道,你只能靠自己去想象和行动。”

虽然有着运动员般的身体素质,黄景瑜却说自己是个容易缺乏安全感的人。此刻他所展现的保护欲不仅仅只是为了别人,“你也要有一个自我保护的状态。”

某种程度上说,自我保护也是一种自我审视,就像他非常喜欢巴西柔术带给他的感受。黄景瑜拿过巴西柔术紫带段位,还曾开心地在微博晒出段位升级的照片,这种讲求柔的法则、以柔克刚的运动一直能让他保持身心健康,似乎也隐藏着一种可供不断修炼的能量。黄景瑜一有时间就往柔道馆跑,练习的过程永远能让他津津乐道:“你看我前两天去训练,手快要被掰折了,太累了。”

虽然很累,但那是一种单纯的快乐,那种身体的直接反应,激发的行动活力也能给他带来无可替代的安全感。

如果思考后仍无法解决,那就去行动。“你在那个世界也会不断成长,技术越来越好,段位越来越高,我觉得某些关键时刻它还能救我,你要说这个带给我什么思考?没啥思考。”黄景瑜说。

无论是进入戏剧的时空还是运动的世界,全力以赴依然是黄景瑜的信条。“我没有困惑,我就每天练习,练就行了。”他相信保持着练习的姿态,前方的世界就永远是崭新的。

 

责任编辑: 3976DBC

责任编辑: 3976DBC